2017年10月8日星期日

2017年10月1日旅居瑞典的南蒙古人在中国驻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大使馆外举行抗议示威活动

2017年10月1日旅居瑞典的南蒙古人与维吾尔人同时在中国驻瑞典首都斯特哥尔摩大使馆外举行抗议示威活动。

 2017年10月1日是中国的国庆节,旅居瑞典的南蒙古人、维吾尔人到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外示威抗议!中共建政已68年,但是中国政府在南蒙古地区、藏区及东突厥斯坦地区实行的殖民同化及种族灭绝政策让蒙古人、维吾尔人及藏人愤怒不已,做为中国三大自治区的主体民族蒙古族、维吾尔族藏族对自己的民族未来深感忧虑!每到重要的节日都会有蒙古人、维吾尔人及藏人们到中国驻海外使领馆抗议示威表达诉求!





2017年10月4日星期三

蒙古议会任命新总理

蒙古乌兰巴托成吉加广场的议会大厦
蒙古国家大呼拉尔(议会)星期三任命了一名新总理。

执政的人民党成员呼日勒苏赫被一致推选接任额尔登巴特,九月初额尔登巴特因腐败指控被解职总理职务。

49岁的呼日勒苏赫即将接手的政府,在1990年代从一个前苏联卫星国向民主制度全面过渡期间经历领导人的多次变更。2000年以来没有一个总理能够完成四年任期。

2017年10月2日星期一

十九大蒙古族“新星”杨晶“策马晋升”

杨晶-左 时常陪伴李克强左右
中共十九大将至,从共青团到国务院秘书长,两度担任中国总理李克强直系下属的杨晶仕途再被聚焦。

香港《明报》报道称,63岁的杨晶有望继续“策马扬鞭”,在十九大上更上层楼。杨晶原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是中共积极培养的少数民族干部。
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的一中全会,杨晶被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成为首位出任此职的少数民族代表,次年出任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正式成为李克强的“大秘”。

杨晶与李克强的关系可追溯到1993年,杨晶在那一年被擢升为共青团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团中央第一书记当时正好是李克强,杨晶也因此被视为具团派色彩的干部。

按中共党章规定,中央书记处是中央政治局及政治局常委会的办事机构,重大的政治、外交、经济政策,都要先经书记处同意,再提交政治局讨论、决定。

书记处相当于中共的决策运作中心,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杨晶一直相当低调,关于他的介绍和报道并不多。他45岁时晋升为中共唿和浩特市委书记,所历任的正部级职务包括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和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

他在2004至2008年担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期间,推动内蒙古经济增长连续数年保持全国第一。

不过,2005年内蒙古乌兰察布的新丰电厂工程违规建设,厂房球形网架倒塌造成人员伤亡的事件,却一度影响杨晶的政绩。 报道引述内蒙古官场人士透露,杨晶作风儒雅稳重,有些书生气,他为官后还在社科院和中央党校取得两个在职硕士学位。

分析认为,中央书记处书记是“入局”热门人选,加上地方、中央和党、政经验兼备,杨晶有望十九大高升。

承包草场上建高压变电站 内蒙古牧民阻止施工被抓走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宝力根苏木的10多名蒙古族牧民因不满当局在村民承包的草场上建高压变电站,9月29日前往阻止施工,遭到20多名特警阻挠。有牧民说,有4人被特警带走,当晚才获释。还有牧民说,高压变电站污染环境,他们坚决反对。

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宝力根苏木哈那乌拉嘎查牧民,不满电力公司强行施工,9月29日双方发生争执。据当地牧民称,政府在他们承包的草场上,擅自建高压电变电站,牧民们阻挠施工,遭到特警驱散及抓捕。当地牧民额日登的妻子,10月2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查询时称,二十多名特警抓走四位牧民,目前已经释放:

“我们这里建两个变电站,建变电站要拉高压线。我们家草场全被网围栏了,全成了高压线范围,整个草场全占了。我们家怎么生活。高压线建太多了,我们不让他建。中午十点来钟抓了四个,放了。他们来了二十多个人”。

记者:有没有说要给你们补偿?

回答:补偿太少,说按照2005年的补偿标准,现在2017年了,补偿还和2005年一样。

另一位蒙古族人对记者说,牧民除了不满当局补偿过低,还担心高压线危害他们的身体健康:

“牧民要求架设高压线的公司,增加利用费。近年来,在锡林郭勒盟,很多牧民的草场被强行占有,比如说高压电线工程等,但因为利用草场费低,还有各种补偿不足、被挪用等,受到牧民抗议,牧民们担心高压电线会影响人们健康”。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宝力根苏木乡办公室,但无人接听。

内蒙古牧民因反对建高压线变电站,曾多次与当局发生冲突。去年11月,巴林右旗巴彦塔拉苏木的十多户牧民,不满200亩地被用来建风力电站,与施工方人员发生冲突,4个人被公安抓走。

蒙古族维权领袖哈达对记者说,当局为了拉高压线,占据牧民大片草场:“高压线具有很高的辐射,对牧民的身体有害,而且给的补偿费很低。牧民们奋起反抗,依法维护自己的草场,却被抓走几个人,这是强盗行径”。

哈达强烈谴责当局的暴力行为,并敦促当局合情合理的解决牧民们的诉求。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华  网编:李想

2017年10月1日星期日

中共庆祝建政68周年 席海明忧虑蒙古族未来


十月一号是中共统治中国六十八周年国庆,世界南蒙古大会主席席海明先生认为,这个庆祝让蒙古民众更深切地忧虑民族的未来。

十月一号是中国共产党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八周年。针对中国政府将要在海内外组织的各种庆祝活动,流亡德国的世界南蒙古大会主席席海明先生对媒体发表公开声明。在这个声明中,他再次向欧洲和国际社会呼吁,在这个庆祝的阴霾下,希望世界关注蒙古族民众在过去六十八年经受的迫害,以及正在面临的生存危机。为此,关于世界南蒙古大会这个针对国庆的声明,二十九号上午,记者采访了席海明先生。

席海明先生首先对记者,“中共的国庆马上就要到了,正好我们大呼拉尔太成立也即将一周年。这一周年来我们主要做的几件事情都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蒙古人的悲惨命运有关。”

关于这个国庆和蒙古人命运的关系,他说,“关于这个中共的庆祝,我们大呼拉尔太觉得,这个庆祝实际上是欺骗蒙古人的鬼把戏。蒙古人实际上连生存权都没有保障,文革中,对蒙古人,对和平的、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民族施行种族灭绝性的大屠杀。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也不能够保证今后不会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蒙古人必须思考自己民族的前途。”

对于中共的国庆,席海明先生特别强调说,不仅庆祝和蒙古人无关,而且作为世界南蒙古大呼拉尔太、即世界南蒙古大会,他们再次强烈地感觉到,中国政府最近在国内和海外对他们的封锁和围剿加剧。“因为我们大呼拉尔太成立的目的就是要让国际社会知道我们蒙古人的悲惨命运,知道我们的希望和我们的向往,得到国际社会的公正对待、理解和支持。所以在我们成立前有一年的时间,中共他们在国内组织各种各样的人对我们进行攻击封锁,想阻止我们成立大呼拉尔太,世界南蒙古大会。在成立的过程中,采取威胁、利诱等各种办法对我们进行恐吓和阻拦,但是他们没有成功。”

对此,他特别强调说,严密封锁的中国网路,在国庆前夕居然凡是攻击南蒙古大会的信息都畅通无阻,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庆祝现象。“现在国内的、海外的,只要有攻击我们的,不管是什么人,中共政府保证他们网络二十四小时畅通无阻。还有就是在国际上试图孤立我们,在海外中文媒体中对我们进行信息封锁,进行消音,目的是力图使我们销声匿迹,所以我们世界南蒙古大会下个阶段还会继续努力,我们不会让中共主导,使得我们的运动走向歧途。”

(特约记者:天溢  责编:吴晶  网编: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