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蒙古国防沙治沙遇瓶颈

近日,蒙古国自然环境和旅游部部长奥云浩罗勒在给国家大呼拉尔(议会)的一份报告中说,气候变化、对草牧场的不合理利用以及无序的矿产开发等多种因素导致蒙古国土地持续退化和荒漠化。

最新数据显示,该国76.8%的土地已遭受不同程度荒漠化,而且荒漠化仍以较快的速度向该国包括东方省、肯特省等优良草原地带在内的地区蔓延。蒙古国土地荒漠化不仅是环境问题,更是涉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根本问题,已引起蒙古国政府高度重视。

畜牧业是蒙古国重要的传统产业,既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也是其加工工业和生活必需品的主要原料来源。蒙古国天然牧场和草原资源非常丰富,拥有1.11亿公顷牧场,170万公顷草场,畜牧业产值占农牧业总产值的80%,占出口收入的10%。当地专家估算,蒙古国牧场最高载畜量为8000万—9000万头只,扣除荒漠化新增地区面积,基本上已经达到饱和状态。

防治荒漠化是畜牧业可持续发展的前提条件。蒙古国是世界第二大内陆国,90%的土地位于干旱地带,是亚洲荒漠化现象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蒙古国政府于1996年通过了防治荒漠化国家纲领,成立了国家防治荒漠化委员会,还提出了从2005年起实施“绿色长城计划”,建设长3000公里,宽600米的绿化带。之后又提出到2030年要使荒漠化土地面积减少10.2%,同时把国土面积的30%纳入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

针对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系统脆弱、治理难度大的情况,蒙古国在全国设立了1500个防治荒漠化基层监控点,有14个省制定了防治荒漠化计划,有7个省制定了中期防治规划。此外,在“绿色长城计划”框架内,蒙古国还利用中央、地方政府预算和国际组织资金,建造了70598公顷的防护林,并将占全国土地面积的10.03%的戈壁荒滩设立为保护区。2010年,蒙古国将每年5月和10月的第二个星期六定为“全民植树日”,倡议全国人民积极参加植树活动以防止荒漠化。

蒙古国是世界上保留游牧业的少数国家之一,虽然传承和保留了许多合理利用草原生态的传统生产和生活方式,但是受全球气候变暖和矿产资源过度开发的影响,其土地荒漠化仍不断加剧。对此,蒙古国将发展绿色经济作为经济发展的新亮点,把打造“国际游牧旅游中心”作为未来旅游业发展的目标,以改变目前对矿业严重依赖的经济结构,促进经济多元化发展。
蒙古国防治荒漠化面临的突出问题是缺乏资金和技术,这需要加强国际间合作与交流。

在2016年6月举行的中俄蒙三国元首会晤上,三国签署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其中加强生态环保合作作为一项重要内容被写进纲要。研究建立信息共享平台的可能性,开展生物多样性、自然保护区、湿地保护、森林防火及荒漠化领域的合作,将成为蒙古国建立绿色生态经济的护身符,为改善其经济发展环境注入新的推动力。

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

组织纪念莫日根活动被拘留 牧民促政府确定草原环保日


今年是轰动中国的内蒙古“莫日根事件”6周年。内蒙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牧民因组织纪念活动,遭警方抓捕。其中女牧民杨金都丽玛(本名:那仁花),被处以行政拘留15天。

6年前,蒙古族牧民莫日根,为保护牧场和家园,组织村民抗议拉煤车在草场上制造污染,结果被货车司机驾驶的卡车拖行150多米,当场死亡。事件触发近三十年来内蒙古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

今年5月11日,莫日根家乡、锡林郭勒盟的牧民,打算举行集会纪念莫日根遇难六周年,结果组织者毕力格、杨金都丽玛(那仁花)等5位牧民,被公安抓走。其中杨金都丽玛被警方以“煽动策划非法集会”的罪名处以行政拘留15天。杨金都丽玛数日前曾向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布小林递交请愿信。

她22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我6月20日到呼和浩特上访,对把我非法拘留表示抗议”。

杨金都丽玛通过维权人士新娜对本台记者说,今年5月上旬,锡林郭勒警方将她拘留15天:

“获释后,我向抓我的警察讨说法,但仍未给出解释。希望上级部门秉公执法,还我公道”。

杨金都丽玛是在莫日根事件周年日的前一天被抓。她说,举行这次活动,其一是怀念为了捍卫草原生态环境而被车碾死的莫日根,并向社会呼吁将每一年的5月11日定为“保护草原日”;其二,是关注苏尼特左旗鸿格尔苏木牧民反对政府在当地开矿。她说:

“多年来,内蒙古各地大肆开矿,草原千疮百孔,破坏草原就是毁灭游牧经济,就是动摇蒙古文化的基石。没有想到我们几个牧民的环保活动还没有开始,就遭到全面封杀。抓人拘留、拆蒙古包、恐吓众人、株连亲友”。

杨金都丽玛还披露了自己在被羁押期间的遭遇。她说:“整整24小时,把我铐在老虎凳上审讯,嫌我不老实,后半夜还一度给我戴背铐。审讯结束也不给我松绑,我在老虎凳上度过了被抓的第一天”。

杨金都丽玛再次要求政府将“5.11”定为保护草原日,同时彻查警方对她近两年来的行政拘留是否有法律依据等。

海外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表示,莫日根为了保护草原献出了生命,蒙古人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同乡锡盟的牧民想纪念他,结果却遭到了中共的残酷镇压。这说明中共已经走向蒙古人的对立面。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夺蒙古人的土地,消灭蒙古文化和蒙古人的生存”。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  网编:李想




鄂尔多斯札萨克镇门克庆嘎查牧民阻煤矿倒垃圾爆冲突


内蒙古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札萨克镇的村民表示,该村约1400亩草场被政府以修建铁路和煤炭集装站为由强征。牧民说,当地煤矿将废料倾倒在草场,而化肥厂将污水直接排入查干淖尔湖,导致湖边的鸟禽大批死亡、几乎绝迹;当地村民因阻挠煤矿运煤车辆,与当局发生冲突。

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札萨克镇查干淖尔嘎查村民代表,因草场遭到地方政府强占、环境污染问题日趋严重,近期到呼和浩特,向内蒙古自治区政府递交请愿材料,并要求政府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村民代表阿色雅6月26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该村1460亩草场,被当地干部以建铁路和煤炭集装站为名,低价强征后,擅自变更土地性质,以耕地的价格卖给其他企业,从中敛财。他说,官员两次征他们的土地:“地是2009年征过一次地,第一次是300多亩地,第二次是2011年,1100多亩地。低价征我们的地。这一次(请愿)是因为征地几年后,什么也没有建设”。

查干淖尔嘎查一社共有107户,近300人,几乎都是蒙古族人。村民说,当初征地时,镇干部承诺,煤炭集装站一旦投入使用,村民每年都有分红,结果八年过去,草场仍处于闲置状态。因此,村民根据《土地管理法》相关规定,要求收回草场。

村民对本台记者投诉称,不仅他们的草场被强征,连当地的查干淖尔湖周边环境也遭到破坏和污染。原先美丽的查干淖尔湖,水草丰美,水质清澈,吸引了诸多鸟类栖息。但随着污染企业“中天合创”下属的葫芦素煤矿和化工厂的入驻,污水直接排入查干淖尔湖,导致湖边的鸟禽大批死亡,几乎绝迹。查干淖尔湖水面积6700亩,由于企业不断地注入污水,已涨至9000亩,大片草场被淹没。

阿色雅说:“关于污染情况是葫芦素煤矿和化肥厂,污水大量排到水里,还有煤矿的煤矸石倒在这里。我们怕污染,不让他们倒在这里”。

另一位村民苏都吉日嘠拉表示,当地的石拉乌素煤矿向草场倾倒煤矸石,污染问题十分严重:“煤矿向牧场倒煤矸石的问题,煤矸石是石拉乌素煤矿的,它也污染环境、污染水,污水排放导致的污染特别严重”。

煤矸石是采煤和洗煤过程中排放的固体废物,村民说,煤矿为了节省运费,却将约50万吨的煤垃圾倾倒在草场,污染环境。

另外,该镇查干淖尔和门克庆嘎查村民,强烈反对煤矿车辆倾倒煤矸石。6月2日,煤矿方再次强倒煤垃圾,并雇佣黑社会打手打伤多位维权村民。一位村民说:“门克庆嘎查的村民,因为石拉乌素煤矿在煤矸石拉运途中,发生冲突。村民不让拉”。

村民称,多人在冲突中受伤。他们要求自治区政府调查基层官员的腐败问题,同时希望环保部门派人实地考察查干淖尔湖的污染情况。(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寇天力 网编:瑞哲)

唯色:蒙古族朋友电话请帮忙

འོད་ཟེར།唯色Woeser‏ @degewa

 蒙古族朋友电话请帮忙。他亲友九人从内蒙驾车去拉萨,很想朝拜布达拉宫,但买不到两百元一张的门票,除非从黄牛党手里买七八百元一张的高价票。

炒卖布达拉宫门票的黄牛党这么猖狂,天天强调要“综合治理”的领导们,要“没有缝子、没有盲点、没有空白点”,怎么就不治理一下这些倒票的黄牛党呢?

最新消息:蒙古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各候选人得票数均半未过半

蒙古国选举委员会消息:2017年6月26日蒙古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各候选人得票数均半未过半,主要竞争者蒙古人民党候选人Enkhbold与蒙古民主党候选人Batulag之间展开,因为双方得票数均为过半,因此,不得不举行第二轮投票。

蒙古国总选举委员会主席索德纳木策仁27日宣布,由于蒙古国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中没有候选人得票率超过50%,将于7月9日进行第二轮投票。

索德纳木策仁说,蒙古国总选举委员会根据相关法律作出第二轮投票的决定,他呼吁选民积极参加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

蒙古国总选举委员会的通报说,蒙古国近198万选民中15357万选民参加了26日的第一轮投票,投票率达到68327%,选举结果有效。蒙古人民党候选人恩赫包勒德获得411748张选票,民主党候选人巴图勒嘎获得517478张选票,蒙古人民革命党候选人钢巴特尔获得409899张选票。三名候选人得票率均未超过50%。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中得票数居前的两位候选人巴图勒嘎和恩赫包勒德将参加第二轮投票的角逐。

蒙古国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于26日7时开始进行。蒙古国是议会制国家,总统是国家元首兼武装力量总司令,任期4年,可连任一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