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2日星期日

蒙古国博物馆藏有300多件古突厥文物

坐落于鄂尔浑河畔的蒙古国"呼舒柴达穆(Хушуу цайдам)"博物馆,收藏有超过300件公元6世纪蓝突厥帝国(突厥汗国)时代的文物。

该博物馆于2010年,根据蒙古国政府政令组建。 博物馆所收藏的这些文物,许多都来自位于蒙古国后杭盖省突厥时代著名的毗伽可汗和阙特勤可汗的墓葬。

历史上,突厥族群曾控制了欧亚大陆四分之一的区域,建立过多个强有力的政权实体,并形成了独有的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总理比纳利•耶伊尔德勒姆今年4月7日正式访问蒙古国期间,曾造访该博物馆。

蒙古国因马匹数量太多出现畜牧用地短缺现象


据统计数据显示,蒙古国人口达到了320万人,而马数量则超过了400万,且马匹总数仅占家畜总保有量的5.9%。

根据官方数据,蒙古国绵羊数量达3000万只,山羊数达2730万只,牛与牦牛的数量则达440万头。

蒙古国人口中每3人其中一人从事畜牧业。 目前因家畜数量的增加,蒙古国出现畜牧用地供应不足等现象。蒙古国家畜总数达到了6620万。今年春季,该数据预计将超过7000万。因此,蒙古国目前面临着需要出口肉类食品的问题,然而在种牛育种以及检疫和预防流行病等方面需要进行大量工作。

近几年,尽管国家面积庞大,蒙古国依然出现了畜牧用地短缺等现象。 值得一提的是,蒙古国总面积为1,566,000 平方公里。而邻国哈萨克斯坦土地面积则接近蒙古国总面积的两倍,为2,725,000 平方公里。 据统计截至2018年3月1日,哈国马数量达230万匹、牛数量为710万头、羊数量则达1900万只。

盗墓与气候变化双重夹击下的蒙古考古

挖掘干尸可以提高蒙古的旅游竞争力
蒙古虽有健全的文化遗产保护法,但法律普及度较低,且地广人稀,执行力度大打折扣,再加上难以人为控制的气候变化,考古工作在这片土地变得尤为艰难。

墓穴中或藏有珍宝,或仅有白骨,盗墓贼在挖开之前也无法准确判断。图片来源:Julia Kate Clark墓穴中或藏有珍宝,或仅有白骨,盗墓贼在挖开之前也无法准确判断。图片来源:Julia Kate Clark
  蒙古的古代遗迹在世界上拥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其中大部分遗迹都与成吉思汗统治下的蒙古汗国有关,这曾是世界历史上最为庞大的陆上帝国。但是,如今,由于气候变化和盗墓对遗迹和文物造成的严重影响,蒙古的考古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气候变化和盗墓看似是两个毫无关联的问题。事实上,不断恶化的气候和环境导致牧场减少,使得当地牧民的收入降低。再加上整体经济形势下跌,牧民以及其他蒙古人转而寻求其他方式来赚钱。其中一些人就选择去搜寻古代财宝,然后在非法的文物市场上进行售卖。
  
被盗墓者丢弃的骸骨,对考古学家来说是珍贵的史料
蒙古地域广袤,无论是平原、沙漠还是山峰之上,都有许多人为堆成的石碓,这是古人的坟墓。这项习俗始于新石器时期(大约6000到8000年前)。当时,人们用石头堆成餐桌大小的石碓,里面往往有一具人类的尸体以及一些动物骨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墓堆变得越来越大(一些甚至超过了400米长),包含的东西也更为复杂,例如数以千计的用于祭祀的马、工具、马车、挂毯,以及金子、首饰、宝石等财物。

  对于蒙古人来说,这些遗物能够提醒他们铭记去世的祖先,是无价的文化遗产的实体体现。

  蒙古在保护文化遗产方面拥有优良的法律。但是,人们对这些法律知之甚少,而且在如此广袤的土地上,人迹罕至,再加之预算稀少,因此这些法律基本处于无效状态。与此同时,法律也不能保护蒙古的文化遗产免遭气候变化的影响。

  盗墓造成的损失

  针对蒙古文物古迹的偷盗由来已久。当地的考古学家透露,他们曾在一处皇家墓葬的入口处发现几具骨架,以及一些由鹿角所制成的盗墓工具。这处墓葬位于蒙古中部,有2000多年的历史。当时,墓葬的主人刚被埋葬不久,这些小偷为了有机会发家致富,冒着墓葬沙土滑坡的风险闯入进来,结果却葬身此处。

  近来,盗墓贼正在不断增加。对于未经训练的盗墓贼来说,任何石碓形状的地方都有可能包含价值连城的物品。所以,他们刨开一个又一个的坟墓,其中许多都只是含有人骨和动物骨头而已。

被盗墓者丢弃的骸骨,对考古学家来说是珍贵的史料被盗墓者丢弃的骸骨,对考古学家来说是珍贵的史料
  考古学家对墓葬感兴趣,是因为其中包含着许多研究信息。对于文物黑市来说,这些信息一文不值。但是,如果让盗墓贼远离这些墓葬,就意味着要去教他们哪种墓葬里埋有财宝。这个策略显然行不通。

  2017年,在蒙古北部工作的考古学家发现了成百上千座墓葬,其中包括一处拥有800年历史的墓群,里面至少有40个墓堆。但是,每个墓堆都被寻找财宝的盗墓者完全破坏了。古人的遗骸、各种各样的人工制品如弓、箭、箭筒、衣物等被随便扔在地上。

  这些弓、箭、衣物以及骨头在地下存留了800多年,但是,如果它们被弃置在地面上,可能不到一年时间,它们就会灰飞烟灭。此外,盗墓贼还带走了那些他们认为价值连城的物品(金银宝石)。

挖掘干尸可以提高蒙古的旅游竞争力挖掘干尸可以提高蒙古的旅游竞争力
  争夺干尸的竞赛

  考古学家团队如今正与气候变化、盗墓贼,以及每个想要挖掘该地区中稀有干尸的人竞赛,这些干尸已经吸引了蒙古国内和国外公众的兴趣。2017年,蒙古国家博物馆展出了两具干尸及其陪葬品——其中一具便是考古学家和当地警察从盗墓贼的手里抢救回来的。尽管这两具尸体生前也许并不是地位特别显赫的人物,但是他们的陪葬品却多种多样,且具有极大的艺术价值。

  这些干尸是自然变化形成的结果,而非像古埃及那样是人为制成。其中一些干尸形成于洞穴和岩厦等干燥的环境中,其他则是冰冻干尸。水浸入到墓葬中之后,结冰冻结,创造出一个独一无二的保存环境,冰冻干尸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所形成的。

  这两种保存环境都能使得原本无法长期存留的东西保存至今,包括皮肤、毛发、衣物、挂毯、木制艺术品以及动植物遗体等。

  除了盗墓贼的破坏,气候变化也会使得墓中的冰融化,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方式也会改变环境状况。因此,考古学家也在加速寻找以及保存这些墓葬。但是,由于基础薄弱、预算较低,以及几乎没有任何针对如何处理这些遗迹的专业训练,即便考古学家能够挽救这些遗物,如何保存这些物品仍是一个问题。

相关方面正努力与干尸专家进行国际合作,并对国内专家进行培训,提高基础设施和设备,但是这些遗迹非常脆弱,留给它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蒙古教给我们的东西

  蒙古的情况可以警示我们:如何去应对盗墓现象背后的气候变化和经济因素。

  古人留给我们的“东西”是一种实体性的记录。这种记录当中掩藏着历史的真相。在蒙古,针对这些记录的研究已经加深了人们对于早期食物生产、马的驯服、新社会和政治结构的出现、庞大游牧帝国的运行等问题的认识。

2018年4月15日星期日

第一次进内蒙古信访局大厅纪实 - 韩新娜

 从兴安盟扎赉特旗来来呼上访的夫妇第一次上访告状 根本找不到北 帮写完上访材料后 今天他们夫妇俩到信访局 纪检委递材料有点怵 求我帮忙领着他俩走一趟....


他们夫妇俩人的汉语确实差 确实用汉语上访告状不易便答应也陪着来到了内蒙古信访局

信访局门口我常来 因我帮忙给来呼上访的各地农牧民照过不少相是的来呼上访一次不易 在信访局门口留个影也有情可原👌请注意 现在老百姓在首府或北京信访局门口拍照居然蔚然成风 这一动向很值得玩味...

打车11 元来到内蒙古信访局附近下车 还没到信访局门口就见到一堆人车辆也不少 还有警察 听人群里的零星话语 好像是来访民众遭到当地政府的截访追击了!进入信访局大院 站着一堆人大概有七八十号人吧!听说是因强拆...进入信访大厅 有四排长长的椅子 也坐着不少人一进门就见到有八个窗口分别写着各个盟市的名字 我领着俩位直奔2号窗口因我看到了兴安盟的字样...

开始接待员不愿接 让他俩到纪检委去 我帮忙费了半天口舌 终算接了上访材料并往电脑里录入了 根据我写的材料录了一会儿后 又让他俩上二楼详谈去了!往左走到头又见一个穿正装的男子 看到接待窗口工作人员写的字 让俩人把手机掏出留下后让他俩上楼了我则坐在信访局的大厅里等候...

这段文字及图片就是我在此期间写和拍的 现在信访大厅里的访民更多了四排长长的椅子上已坐满人地上站的人几乎水泄不通...

我们是早晨8 点半左右出来的 路上没用几分钟 在窗口估计用了半个多小时 他俩上二楼时估计九点多了 现在他俩从二楼下来了 时间是 10:10 顺便又偷拍了几张大厅里的访民好该到纪检委去了!......2018.4.12. 上午10:15.

注: 因为是偷拍 画面不太美...

内蒙古警方对上访告状农牧民拼命打压!

3月29日,通辽市扎鲁特旗又传来坏消息 又有俩名维权村民被抓起拘留 而且是刑事拘留!———

请看 被抓的俩位村民家属已从扎鲁特旗公安局取回了拘留通知书!扎鲁特旗乌兰哈达苏木四家子村的图雅是在北京被抓的 她前脚进京上访告状 后脚当地警方就尾随而至 把她抓回当地直接刑事拘留了!

与图雅同村的王丫头老人居然是在家里被抓走的 估计是怕她继续和图雅一起上访告状吧!

其实 图雅和王丫头俩人早就因上访维权被抓过 而且还被判过刑 罪名和现在的一样 都是“寻衅滋事”!

前俩天巴彦淖尔俩处的八位进京上访牧民也都被遣返后拘留了!现在内蒙古三个旗县(乌拉特中旗 磴口县 扎鲁特旗)的十名农牧民均因上访维权被抓起拘留了!

这就是内蒙古警方对上访告状农牧民拼命打压的证据!也是内蒙古政法委系严厉镇压上访民众的新动向!请网友们继续关注!(摘自新娜FB)

磴口县沙金苏木巴音乌拉嘎查牧民到政府请愿 要求释放被抓牧民纪实


巴彦淖尔市俩处牧民3.27 日结伴进京上访均被当地警方截访回家乡关起来后 俩处牧民纷纷行动前往政府讨说法!以下是磴口县沙金苏木巴音乌拉嘎查牧民网上发来的图片...

3.28 日磴口县进京上访代表被抓的消息传到嘎查后 牧民们十分着急 因他们四人是代表巴音乌拉嘎查五百多名牧民上访告状的啊 经协商决定次日到政府请愿要回被抓牧民!

3.29 日至 3.30 日俩天嘎查牧民们来到磴口县公安局要求释放被抓的四位进京上访告状的牧民代表,后警方要求牧民们写个出面保证及1600 元保释金 可以考虑放人!牧民们大多是用母语受的教育 政府部门握有实权的几乎都是汉族 故又求我帮忙写了份保证书,交上去后警方说写的不行让重写 牧民们只得央求警方帮忙给写了份保证书 才算通过 是的 这类文字对警方来说太轻车熟路了 ...

交上保证书后 又出现问题: 四位被抓的牧民中俩位女牧民坚决不签字 俩位男牧民反道同意签字了... 整整俩天忙乎 四位被抓牧民也没被保释出来...

3.31 日上午 被抓的俩位男牧民获释了 而那俩位女牧民还没放 !网友们也纷纷表示 女牧民签字也无妨 因警方草拟的保证书上只是说以后“不越级上访非法上访”而没说不许上访 以后还可以正常上访吗!...我注意到警方给拟的保证书 措辞讲究 考虑到给牧民们台阶下 警方希望双赢吧!我以为既然警方说可以保释 估计是上面有人点头之过……

今天上午听说被抓的那俩位女牧民也可能获释... 我们在拭目以待!

2018年4月14日星期六

中共跨境“绑架”是怎样炼成的

我们在上集的报道中提到,中国政府长年越境执法,将威胁中国共产党执政的人士抓捕绑架回中国。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的一篇报道曝光了北京当局实施的全球绑架活动。那么,这些有组织的越境活动的根源在哪里?中国官方会对什么样的人员进行抓捕?通过什么方式将人引渡回国?当局违法跨国绑架对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有怎么样的影响?

红军靠绑架抢劫起家?

香港中文大学网站上的一篇论文指出,“红军早期取得军需的主要途径就是靠‘打土豪’”,也就是用暴力抢夺地主豪绅的财物。

中共大力宣传的“英雄模范”方志敏1930年曾在景德镇绑架多名在当地经商的外国商人,在得到这些外国商人家属的巨额“赠款”后,将他们释放。

从红军依靠抢劫绑架来解决财源枯竭的例子来看,是否说明中国共产党从建党开始就埋下了“绑架”基因?

引渡事件发生在哪里?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3月发表了一篇名为《失踪》的特约文章,报道了有关中国政府在香港、东南亚、澳洲、加拿大及美国等地越境执法,强制遣返中国或他国公民的事件。

文章作者、《政策创新》高级研究员扎克•多尔夫曼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谈及他所报道的多起绑架事件。

“香港、澳门、泰国、越南和缅甸发生的绑架案都已经被公开证实;但在澳洲、新西兰、加拿大、美国和英国发生的绑架案却没有被公开证实,相关事发国家也没有对此公开发表声明,但接受我采访的多个前高级情报官员证实绑架事件确实有发生。”

扎克•多尔夫曼还解释说,出于对双边经贸合作有可能被破坏的考虑,上述五个西方国家选择对北京当局越境强制引渡的非法行为保持沉默。

这项全球绑架活动的受害者有经济犯罪嫌疑人、持不同政见者还有维吾尔族人,北京政府选择的绑架对象跨度颇大但并不随机,中国特有的暴力维稳模式已经延伸至境外。

中国如何实施绑架?

每项引渡任务,在完成过程中都有阶段性,而第一步,往往是由打电话开始。

多尔夫曼向记者介绍说,有人会先接到电话,对方会用‘提供工作机会‘为由,要求当事人回国;如果当事人拒绝,那么他将陆续收到威胁电话;最后就是直接恐吓。”

中国政府采用的引渡方式五花八门,从利诱到直接暴力绑架,只为完成任务。多尔夫曼告诉记者,澳大利亚是发生最多强行绑架案件的国家。

“有很多个案例是受害人被下药、或遭受殴打,然后被拖拽到驶往中国的船上遣送回国。前中国外交官陈用林告诉我,中国特工会先把受害人带到一艘小船上,然后再把受害人转移到由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公司(COSCO)拥有和经营的运输船上。”

多尔夫曼补充说,在海外实施引渡并没有想象中难,加上中国政府的方式不仅仅局限于恐吓、敲诈和绑架,国安人员前往当事人所在的学校或公司,提供机票并警告当事人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随他们回国,不然其家人会被关押。这类事件在美国和加拿大持续蔓延。

据了解,中国当局还会向指定人员所在国家的政府提供相关犯罪“证据”,“证明”当事人在中国犯下严重罪行,希望对当事人进行引渡,而外国政府往往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为什么要跨境绑架?

那么,北京当局不择手段进行越洋绑架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失踪》文章作者扎克•多尔夫曼说,可以从几方面剖析中国持续进行非常规引渡计划的理由。

“首先,如果有人对习近平构成威胁,例如像肖建华那样特别富有的中国商人。其次,我们似乎都低估了中国共产党为了维持其政权及内部稳定而愿意采取的极端措施,毕竟中国政府在昂贵开支以及可能破坏两国关系的情况下,依然越境对指定人员进行引渡。最后,中国政府认为海外的分裂主义及维权运动对共产党的统治权造成威胁,而将这些活动定义为非法的恐怖主义活动。由此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在尽其所能地巩固统治权,由此衍生的行动也有增加的趋势。”

“绑架”事件没有引起关注?

中国当局实施的多起非法引渡事件中,除了在香港和东南亚发生的案件被广泛报道外,在几个西方国家发生的事件关注度却不高。

扎克•多尔夫曼解释说,外界忽略了大局,认为香港和东南亚的绑架案是单一事件,没有形成模式。西方国家因担心破坏与中国这个重要商业伙伴的关系,而对中国跨境实施非法绑架保持沉默。

多尔夫曼认为,西方国家应该公开站出来,指责中国政府的违法行为。

“这样不但传递出‘不允许在我们国家犯法’的信号,还可以让这些国家的警察和安全部门意识到问题的存在,并为海外的异议人士提供帮助。”

多尔夫曼还说,目前国外的异议人士圈存在很多恐惧,没有人上报这些非法的引渡事件。他强调,如果受害人或关联人士觉得警察或美国联邦调查局不能帮助他们的话,那么中国进行境外引渡的问题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