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8日星期日

申诉信 - 兴安盟科右中旗杜尔基镇乌斯台嘎查哈旦阿日屯来呼上访 - (图)

内蒙古信访局:

你好!

我叫高五龙 今年44岁 是兴安盟科右中旗杜尔基镇乌斯台嘎查哈旦阿日屯的村民,我因对基层干部的办事不公提出批评得罪了他们进而遭到报复多年,前年 该给我盖的房子不给盖 ;去年 我“落选”贫困户向巡视组告状后才被追加为贫困户;今年初 给屯里贫困户发放困难补助金时别人都给了唯独我一分钱都不给,雪上加霜没法儿过年了 故来呼上访告状以求公道!

2011年因上面下发的46万无息扶贫贷款被基层干部扣下并挪用,我和村民告状后虽然告倒了贪官但也从此得罪了基层干部!——

2016年春嘎查落实十个全覆盖工程给屯里的土房改造成砖房,郭双喜和白永喜俩副镇长率五人来家后要求我们先推倒旧房子才给盖新房,我的孩子当时才俩岁一家四口拆老土房子后没处住 我与之说实际困难根本不理 仍坚持不先推倒旧房就不给盖新房,最终新的砖房还是没给盖 我们一家四口仍然住在旧的俩间土房里生活着。2017,10月旗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给我家土房的墙上订了个“D级房”的铜牌,D级房的意思就是说此房是最差的房子需要改造!

2018,1,28日上级部门给屯里贫困户发放困难补助,开大会时干部宣布给贫困户每人发一万元困难补助,别的贫困户都发了补助唯独没给我发,且在发补助金之前镇政府干部就给我打电话告知 说我家四口人的补助只能发仨人的 因我五岁的小儿子没上户口; 没过几天镇长斯日古愣又亲自来电话说,还要扣我家一口人的钱 因开春要给我家盖40平米的房子所以再扣一万元,我问贫困户补助与危房改造是一回事儿吗?不回答!斯镇长还让我先自己垫钱买牛然后再给我打款,我让别人担保买回三头牛后却仍然不给我发困难补助!我又到镇政府找金书记讨说法 他回答说就是这么定的 你爱上哪儿告上哪儿告去!

许多事儿在当地一直得不到解决已没理可讲了 所以我才来呼上访告状,我来呼不久当地就派人过来“探视”, 今早7点多 当地一网友打来电话告诉说 当地嘎查干部们正在商量要以重婚罪收拾我,上午8点斯镇长又亲自打来电话 说我没资格当贫困户因我有小车等 语气极不友好!这也正是我想要澄清的事儿!

一,关于我有小车问题:其实,2017,11月中旬上级旗镇嘎查三级部门审查贫困户资格到我家时 调查后斯镇长曾当面认可我的贫困户资格 那么为何我今天来呼上访后却出尔反尔自食其言呢?并扯出我有小车没资格当贫困户的话题呢?难道他们当时不清楚吗?否!他们其实一清二楚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我确实曾买过一辆二手上海华普小轿车 那是为了孩子上学方便贷款三万多买的,后因办不下驾驶证就又转手卖了,而且这是五年前的事儿了!

二,关于重婚罪问题:我与现在的妻子李淑霞是第二次婚姻,她的身世非常坎坷:16岁时被父母包办嫁给了邻村一畸形青年,她不从包办婚后不久便出逃,与同村俩女子结伴外出打工时 又被她俩拐卖到河北以八千元的价格卖做人妻当时才17岁,受尽苦难生了一双儿女, 18年后对方家庭看管松动她才趁机逃回家乡,与我相识后我俩也曾向当地警方举报被拐卖一事但无人深究。她第一次包办婚姻的丈夫也早因车祸已身亡,但其家人因嫉恨至今不解除此婚约,户口本上的“已婚”二字成为报复的筹码,我们俩至今领不上结婚证,其实当地干部都清楚我妻子的悲惨遭遇,没成想现在他们居然在伤口上撒盐 以重婚罪的名义继续打击报复我 真是丧尽天良!

我的诉求是:—

1, 希望上级部门彻查我地基层干部的不作为和乱作为,核查我所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若无虚言 还望为我做主,把我被克扣的贫困户补贴等及早发放给我 使我能真正享受到中央对我们底层百姓的关怀!

2, 希望有关部门关注我多年被基层干部漠视而面临的实际困难,如 结婚证不给办, 小儿子的户口也连带不给落 且儿子马上就要到上学的年龄了,本来这些问题都是基层干部份内应解决的事儿,而现在却成了他们要挟我的卑鄙手段!

此致

兴安盟科右中旗杜尔基镇乌斯台嘎查哈旦阿日屯村民:高五龙(15804824056)
2018年2月8日

后附:
1, 我妻子的户口登记卡;
2, 我申请把妻子户口落入本屯时嘎查干部要求我找村民的签字画押;
3, 我小儿子高玉峰的《出生医学证明》。
4,旗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颁发给我家的“D级房”铜牌复印件。








2018 年新年前夕 内蒙古又有三个地方的上访民众相聚青城 共诉各自的冤屈 以讨回公道! - (图)











请关注 十九大以来内蒙古第一例因上访而被行政拘留的敖特根代老人! 新娜FB

 昨天 鄂尔多斯鄂前旗来呼上访的六十四岁老人敖特格代被当地警方从呼和浩特抓回鄂尔多斯鄂前旗 并被当地警方行政拘留十天!

十九大以来 内蒙古各地对上访访民的截访有所松动 故来呼上访民众络绎不绝!即便截访也大多客气 但网上截访敖特根代现场视频显示 鄂尔多斯截访人员相当粗暴!... 敖特根代老人是十九大以来 内蒙古因上访被强行截访并被行政拘留的第一人!

敖特格代老人 因草场被嘎查书记非法侵占 多年维权也曾诉诸法律 均败诉 无奈才来呼上访告状的 据说嘎查书记的背后有一个有权势的小舅子在政法口工作!...

请关注敖特根代老人的被强行截访及因上访而被行政拘留!我们也不妨看看鄂尔多斯鄂前旗的权大还是法大?!向不屈服于强权的敖特根代老额吉致敬!2018.1.25










请关注锡林郭勒盟乌拉盖牧场来呼上访牧民的申诉!




内蒙古纪委刘奇凡书记:
内蒙古信访局:
你好!

我们是锡林郭勒盟乌拉盖牧场布林分场职工的家人 也是58年公私合营时期的老牧户的后代,我们因不服乌拉盖牧场在2004年重新分配草场时制定不公《方案》,多年上访告状都未能得到解决。乌拉盖牧场领导对我们的合理诉求并未认真考量 而是一味强调《方案》是经过职工代表大会通过具有法律效应 及生搬硬套规定:不在淖润布敦分场的公私合营牧户不得按(2004)40号文件精神分草场等,由于基层干部态度强硬 曾经的维权者大多失去了信心,,,近几年随着中央反腐力度的加大,我们又心存希望 再次来呼上访告状!但愿我们的申诉能得到回音!

由于乌拉盖牧场属于国营牧场,故在草场承包问题上与社会不同步,继1999年第一次划分草场之后 又于2004年重新分配了草场,由于草场问题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故《乌拉盖牧场落实草牧场“双权一制”实施方案》在牧场民众的异议声中四易其稿才得以实施。我们这些公私合营牧户的几十户后代 在全牧场近2500人中比重很小 故对涉及我们几十户切身利益的锡林郭勒盟乌拉盖牧场锡乌场发(2004)40号文件即便不满也声音微弱,但有理不在声高!所以 今天我们再次申诉如下:——-

一、公私合营是国家五十年代实施的重要政策。公私合营是中国对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所采取的国家资本主义的高级形式。对企业实行公私合营,公私双方首先要对企业的实有财产进行估价,其次将企业的债权债务加以清理,以确定公私双方的股份,合营企业可以吸收私人投资 即可以把持一定股份。1954,9,2日政务院通过《公私合营工业企业暂行条例》私人股份的合法权益收到保护。乌拉盖牧场于1958年实行公私合营,当地的蒙古族牧户积极入股 如都都的父辈就是乌拉盖牧场的大股东之一,这批在特定历史时期形成的 几代人都生活在乌拉盖草原的蒙古族牧民,对稳定当地的牧业生产曾做出过特殊贡献!文革时公私合营政策被中断,改革开放后国家兑现承诺落实政策 把以往的股份还曾作价补发。故这次草牧场划分时 国家一如既往出台对公私合营老牧户的倾斜政策 并以(2004)40号乌拉盖牧场文件的形式公示。

二、乌拉盖牧场(2004)40号文件主要精神为:1,公私合营的老牧户职工每人分1000亩草场;2,每户还保留1000亩草场;3,公私合营老户家人每人分550亩草场;4,此公私合营牧户分配方案只限于淖润布敦分场,其他分场的公私合营老牧户不得参加,如布林分场 昆都伦分场等都不得享受(2004)40 号文件精神。其实 这是个彻头彻尾的霸王条款!也不知牧场领导们是依据什么原则制定出台的?!即便《方案》是职工代表大会通过的 也应说出个所以然!至于以1997年为界的一刀切更是不尊重历史无厘头的规定!照此文件精神 都都一家原本应分得4200亩草场 现在只分到了3050亩草场,其中的1150亩草场被分没了;乃门一家也同样 本该分3100亩草场,却分得2450亩草场,650亩草场也被不合理的规定抹去!,,,

三、乌拉盖牧场2004年出台的《草牧场实施方案》等文件 落款单位是“乌拉盖牧场清理规范非牧户占用牧区草牧场及落实双权一制领导小组,但牧场民众并未见几户非牧户被清理!而是看到近2500名公职人员与牧业户分羹牧场的90万有价值草牧场!一方面克扣公私合营老牧户的草场 另一方面 又给牧场干部的大批亲信分草牧场!时任草牧场场长白音查干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简言之 基层腐败导致不公,干部做事不公又引发民众不满!希望上级部门派工作组彻查此事!

我们的诉求如下:-

1、恳请上级部门彻查我们所反映乌拉盖牧场干部在2004年分配草牧场时的不正之风,并在厘清事实的基础上 补发拖欠我们这些公私合营牧户的草牧场亩数!
2、希望反腐到基层 把2004年乌拉盖牧场领导分配草牧场时的不公及违法行为彻底被纠正!
此致

锡林郭勒乌拉盖牧场公私合营老牧户后代:
套申其木格(13848591053)
包桂琴(13664794831)
布和朝鲁(15247955059)

后附:
1, 乌拉盖牧场公私合营牧户后代维权大事记;
2, 相关材料若干。












韩新娜上传了 1 张照片和 1 个视频

近日 各地上访的民众之后 大都尾随着一堆截访之人 截访者想尽办法不让访民递交申请材料 更怕网上发帖...

继扎鲁特旗访民被哄走后 今天 乌拉盖牧场的俩牧民今天也被拉回家乡了 材料也未网上发布 连信访局都没去送告状信 这是截访人员的要求 并说回去就把欠缺的草场补发 俩牧民表示 政府若食言 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