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2017年9月23日星期六

监控哈达再升级 牧民探望被拦截


内蒙古维权领袖哈达目前受到当局更加严密的监控。9月21日,近十名蒙古族牧民前往呼和浩特北郊的哈达住所,打算探望哈达。但在大门外被三名便衣警察阻挠。被软禁的哈达对本台记者表示,最近看守他的保安中增加了蒙族人,进行贴身跟踪。

蒙古族维权领袖、异议人士哈达,其在呼和浩特寓所外,监视岗哨明显增加,进出社区的大门铁闸紧闭,仅留小门出入。9月21日上午,来自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兴安盟、哲里盟等地的牧民代表前往探望哈达。但是在小区门口受到便衣警察阻拦。

哈达的妻子新娜在现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哈达出狱后又被羁押于黑监狱,虽他出“黑监狱”已三年,但仍未获得真正自由:

“今天是9月21日,各地部分牧民来看哈达,来到加州华府(门卫处)已经登记完了,快要进入他的住处之前,突然来了三个便衣(警察),气势汹汹的不让牧民进入。到现在为止,他们不出示证件。(视频画面中的男子)这是其中的一个,这是另一个,穿蓝色衣服的那一个人已经逃了。”

在新娜拍摄的其中一段视频中,三名便衣男子站在小区大门外,面无表情。当天,共有7位牧民被公安拦截。牧民娜仁花对记者说,他们在小区门口按要求登记身份证后,进入了戒备森严的院内,当时都以为这次可见到哈达,但便衣警察突然出现。她说:

“我们进入小区的时候都登记了。警察他们没穿警察的衣服,不让我们进,没有进去。他们说,新娜老师可以进,别人不可以进,撵我们出去。他们三个人跟我们走了几百米,开了一辆白色车”。

常年遭被软禁的哈达对记者说,他感觉到近期受到了严密监控,岗哨还增加了蒙古族人:

“那些人都在楼道内和对面楼房间内的。我一般每天下午到大院散步一个小时。最近跟踪的人多,而且跟得很紧,可以说是贴身跟踪”。

哈达估计,随着中共十九大会议临近,当局对他的监控会更加严密。(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瑞哲)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内蒙农牧民集体请愿 促放牧民包姑娘



内蒙古自治区七个盟市的十多位农牧民代表不满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起诉维权代表包姑娘,9月19日到首府呼和浩特向自治区政府请愿,要求立即释放包姑娘。

通辽市扎鲁特旗牧民维权代表包姑娘(本名),,因抗议村支书贪腐,将村集体1800亩草场私下出租牟利,连续多年到自治区政府和北京上访,今年7月26日被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该案已于一个月前移送检察院,进入起诉程序。

当局此举引起农牧民强烈不满。9月19日,内蒙古多地农牧民十多人,在维权人士新娜的陪同下,前往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信访办请愿,促请当局释放包姑娘。

蒙族维权人士新娜,在信访办门口接受本台采访。她说:

“我们现在站在内蒙古信访局的门口,我们现在的这几位代表了蒙古族网民,有七个地方的,有哲盟(原哲里木盟),兴安盟的,锡林郭勒的,昭乌达蒙等,还有呼市的。我们今天来给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布小林主席发了一封公开信”。

公开信称,扎鲁特旗牧民维权代表包姑娘被抓后,网上激愤难平的另一个原因是内蒙古各地警方,对待底层维权民众也和对待包姑娘一样蛮不讲理。老百姓忍无可忍,苦不堪言。故一石激起千层浪。信中列举了科左后旗的青年人文明,因在网上揭露当地政府官员偏袒有钱大佬抢占村民土地镇压维权民众而被判刑两年;翁牛特旗的莺歌俩姐妹因和众百姓抗议大型养猪场入驻家乡而被拘留至今。

另一位声援者、兴安盟科右中旗牧民赵八虎对本台记者说,他们为包姑娘聘请了律师,但律师未能见到当事人:

“蒙古族网友们给包姑娘捐钱,请了两位区内律师,(当局)不让见;现在又从区外请了一位汉族律师,还不让见面。许多蒙古族网友都很关注包姑娘被抓事件,因为这是对整个蒙古族维权老百姓的恐吓”。

声援包姑娘的农牧民网友们向政府提出三点诉求,包括:敦促警方无条件释放包姑娘以及各地类似包姑娘这样的底层维权民众;关注内蒙古政法委系统对底层维权百姓的粗暴打压,与时俱进摒弃极左思维,提升素质加强现代管理水平;并提醒自治区政府主席,基层执法者要以民为本,不要站在百姓的对立面。

本台曾报道,包姑娘因不满村集体所有的近两千亩草场被村官私下承包给外来人,带领村民到呼和浩特市和北京上访多年,去年曾因委托北京律师状告政府官员,后被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处以行政拘留10天。

2017年9月18日星期一

土耳其为蒙古捐赠移动办公室应对传染性动物疾病

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在蒙古为乌兰巴托专业审计局提供移动办公室以支持其应对传染性动物疾病。

据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发表的书面声明,为解决蒙古卫生,教育,社会和经济问题而开展工程项目的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在农村地区为解决传染性动物疾病开展斗争。

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监督和检疫动植物及动植物产品等工作上为该国提供支持。

据报道,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把移动办公室交给了乌兰巴托职业监督局负责人。

土耳其驻乌兰巴托大使艾哈迈德·亚扎尔,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副主席苏莱亚·埃尔,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主席顾问阔拉巴什,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乌兰巴托项目协调员齐夫特吉,蒙古职业监督局长兼总监特萨噶安克胡及多名官员参加了上述仪式。

在此发表讲话的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副主席埃尔表示,土耳其和蒙古之间存在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联系,为此,在蒙古感到就像是在自己的家里。

他说,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22年来在蒙古各行业开展活动,而且项目工程数量逐年递增。
蒙古职业监督局局长特萨噶安克胡也在讲话中表示,作为政府在经济困难时期接受土耳其方捐赠的移动办公室可以完全满足需求。为此向土耳其方所有负责人表示感谢。

访杨海英博士:内蒙草原的资源、宗教与教育 - 《没有墓碑的草原》访谈(之八)

在这里收听节目 - 本集内容是专访《没有墓碑的草原——内蒙古文化大革命大屠杀实录》日文原著者杨海英博士,谈内蒙草原的资源、宗教与教育。

杨海英博士是日本静冈大学教授,他是来自鄂尔多斯草原的蒙古族人,本名俄尼斯.朝格图。

《没有墓碑的草原》日文原作获日本纪实文学大奖“第十四届司马辽太郎奖”。

在本集节目中,杨海英博士谈到:

1.我们身边民主化的例子——台湾。

2.请不要再往内蒙、西藏、新疆输送汉人“掺沙子”。

3.资源开采后输往南方,当地人却无钱享用,新疆也有此问题。

4.当局如何让内蒙藏传佛教消亡。

5.我的幸运:内蒙草原特定时代特殊的文化教育和师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