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8日星期四

蒙古1981年诞生首位太空乘客,开车的老司机后来拯救了礼炮7号空间站

1981年3月22日,J.古拉格查和他的苏联搭档弗拉基米尔.贾尼别科夫一起升空,搭乘联盟39号飞船与礼炮6号空间站对接。

随后,他和贾尼别科夫在礼炮6号里工作了7天多再回到地面,非常值得一提的是,贾尼别科夫正是1985年冒死抢救礼炮7号的那位,也就是这几天上映的《太空救援》男主角原型——“弗拉基米尔”。

有贾尼别科夫这样后来一共5次执行太空任务的老手搭档,毫无宇航员培养基础的蒙古,也就放心J.古拉格查来个太空七天游,回到地球之后功成名就,成为苏联和蒙古太空合作的典范,退役后他还在蒙古军中担任要职,并于2000-2004年间担任蒙古国防部长。

J.古拉格查是亚洲第二位宇航员,这一切都是得益于苏联和社会主义盟国上世纪70年代启动的“Interkosmos”(国际宇航)计划,在他之前,是比他名气更大的越南宇航员范遵,他是1980年7月搭乘联盟37号飞船与礼炮6号空间站对接的,同样是七天游。

范遵在越战时期曾是击落美军B-52轰炸机的战斗英雄,后来曾任越南国防工业总局局长,中将军衔。

从1978年到1988年,Interkosmos计划帮助捷克、波兰、东德、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圆了载人航天梦,以及古巴、叙利亚、阿富汗等第三世界国家诞生了首位宇航员,印度首位宇航员沙尔马,正是1984年搭乘联盟T-11在礼炮7号上渡过了7天时间。

传甘肃禁学生入宗教场所 新疆校名删“蒙古族”

中国持续收紧对宗教、少数民族文化的管控。 据路透社1月17日消息,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巴州)教育局,将当地“蒙古族小学”,改名为“第一小学”。该校附属幼儿园的教师亦透露,幼儿园蒙汉双语班也被取消,目前仅剩汉语班。

报道引述巴州教育局分管语言教育办公室的一位官员称,目前州直属学校只有一间小学,日后或会建立第二小学、第三小学,“我们处于对以后教育的发展,扩展学校的考虑”。

早前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巴州所有学校已停止少数民族语言授课,包括蒙古语、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巴州蒙古族中学亦更名为第三中学。 有蒙古族维权人士认为,当局把学校更名、禁教少数民族语言,是挑起民族分裂,严重践踏宪法。

19大过后内蒙古各盟维权牧民相聚呼和浩特继续讨说法

十九大以后,也许是上面有硬性规定,各地截访人员态度明显变得“客气”,即便各地政府干部还是尾随上访农牧民而来,也表示说不是来截访的云云。截访不粗鲁,上访的老百姓自然也就增多!

近日,内蒙古各地进京来呼上访的民众络绎不绝。以下是相聚青城的部分农牧民的上访代表:
左起:
1.鄂尔多斯鄂前旗昂素镇巴彦柴达木嘎查的敖特格代;
2.通辽市扎鲁特旗乌兰哈达苏木四家子村的王丫头;
3. 锡林郭勒盟东乌旗乌拉盖牧场布林分场的套申其木格;
4. 鄂尔多斯杭锦旗锡尼镇的其木格;后排左起:
5.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新忽热苏木莫仁嘎查的杨四小;
6. 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新忽热苏木莫仁嘎查的宝玉;
7. 通辽市扎鲁特旗的张淑青;
8. 乌拉特中旗新忽热苏木莫仁嘎查的宝树;
9. 扎鲁特旗乌兰哈达苏木四家子嘎查的托雅。

这些来访者无一例外都有冤屈,上访告状多年,至今仍没能得到解决。所以大家迫不得已又一次离家弃室,来到首府呼和浩特上访告状!

希望内蒙古当局能正式给予他们一个切实的答复和解决方案!请关注内蒙古农牧民日益变得悲惨的生活现状!




































请关注上访民众里的四位老额吉!

 她们是左起: 1.锡林郭勒盟东乌旗乌拉盖牧场布林分场的套申其木格;
2. 通辽市扎鲁特旗乌兰哈达苏木四家子嘎查村民王丫头;
3. 鄂尔多斯杭锦旗锡尼镇的巴音其木格;
4. 鄂尔多斯鄂前旗昂素镇巴彦柴达木的敖特根代。
没有冤屈 谁愿冒着三九严寒来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上访告状啊?!


2018年1月16日星期二

内蒙古五旗牧民自治区政府上访 - RFA


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中旗、杭锦旗等五个旗的十多位农牧民代表1月12日)起为抗议草场被强占,环境污染导致羊群死亡等到自治区信访局集体上访,敦促自治区纪委派人到当地调查官员违纪违法行为。 乌拉特中旗、扎鲁特旗、杭锦旗、鄂前旗及东乌旗等多个乡镇的十多位牧民代表上周四(1月11日)起一连数日聚集在内蒙古自治区信访办和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上访。

通辽市扎鲁特旗蒙古族牧民代表托雅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 “现在在坐的访民来自五个地方,有乌拉特中旗,扎鲁特旗、锡盟(东乌旗)乌拉盖牧场,杭锦旗、鄂尔多斯鄂前旗。我们都有冤屈,所以才来上访”。
过去,这些地区的牧民已经多次上访反映同样的问题。托雅说,他们是因为举报政府官员腐败,长期受到打压,因此再度到呼和浩特上访。

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新忽热苏木莫仁嘎查的宝玉对本台记者说,他此次上访有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是草场被强占了,现在我们没有草场。第二件事情是内蒙古太平矿业公司开金矿,草场被污染,我家的羊大量死亡。到现在已经12年了,当地政府不管,他们还不让我上访”。 宝玉和妹妹宝树称,12年来,他们家每一年都有上百只羊因受污染而死亡,曾就此上访多年,但遭到官员阻挠,还称当地没有污染。宝树提供给记者的图片显示,她家的羊群,白羊毛变成黑色。

另外,呼伦贝尔扎兰屯市洼堤乡德格吉勒呼村维权代表包布和布仁等表示,他们全村13 户村民在地方官员责令下与都大矿业公司签下《租赁合同书》,将村民100 亩土地用于存放开矿废土,租期十年。协议还规定到期后土地恢复原貌,但矿老板拖欠租金,租期届满却拒绝将土地恢复原貌。地方官员甚至拒绝承认土地归属村民。

杭锦旗阿日斯愣图前信用社员工巴音其木格在写给内蒙古纪检委的控告信中称,2004年她被杭锦旗法院以“挪用资金”罪判刑三年缓刑四年,后因上访被当地警方劳教一年。期间她患上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需要(靠)双拐行走,目前因贫病交加,每月仅300元低保,难以维持生活。她希望政府为其主持公道及赔偿损失。 此次到内蒙古自治区上访的还包括:鄂前旗昂素镇巴彦柴达木嘎查的敖特格代;扎鲁特旗乌兰哈达苏木四家子村的王丫头;东乌旗乌拉盖牧场布林分场的套申其木格以及杭锦旗锡尼镇的其木格等。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瑞哲)